您的位置:首页>> 玄幻仙侠> 弄尽绝色百美图-妲己在线点播

弄尽绝色百美图-
      前言:有关百美图之来由需先看序;这篇是改篇自封神演义的小说版,
与封神榜的电视剧有不同之处;而改篇自神话小说的色文不多,妲己是弄尽绝色百美图的第五篇嫦嫮嫢孷,铫铑铬銝便换一换口味写神仙、美人、妖女吧。
  由于电视(香港亚洲电视)正播电视剧封神榜(今晚大结局),当中的妲己是位倾国的绝世美女駂驳駇駃,裮褉褋複而被千年狐狸精上身前的她,该只是个未懂人事的清纯少女僛僖僩侨,跽跼踄跿那些与伯邑考有恋情及婚约只是电视改篇非原小说内容;而被千年狐狸精上身后的她变为天下第一大妖姬,又是别一种另诱人的味道。
  封神演义是明朝许仲琳所着寣实宁寝,蜑蜻蜠蜰女娲乃上古正神,在她万年纪念日纣王率群臣向女娲圣像进香,见圣像容貌瑞丽,瑞彩翩翩国色天姿,宛然如蕊宫仙子临凡,月殿嫦娥下世,顿起淫心题诗:
     
凤鸾宝帐景非常,
儘是泥金巧样妆,
曲曲远山飞翠色,
翩翩舞袖映霞裳。
梨花带雨争娇艳,
芍葯笼烟骋媚妆,
但得妖娆能举动,
取回长乐侍君王。
  后来女娲看见淫诗而大怒,但得知纣王尚有二十八年气运,于是用招妖幡召出天下群妖,选派其中千年狐狸精、九头雉鸡精及玉石琵琶精三妖去迷惑纣王,助将来武王成事;诗云:三月中旬驾进香,吟诗一首起飞殃,只知把笔施才学,不晓今番社稷亡。
  另一方面纣王对女娲美色朝思慕想,寒暑尽忘、寝食俱废,每见三宫六院真如土饭尘羹,不堪谛视、郁郁不乐;奸臣费仲、尤浑推荐冀州侯苏护之女-苏妲己为艳色天姿、幽闲贞静;于是纣王传旨苏护至龙德殿,说明欲选苏妲己入后宫为妃嫔。
  苏护眼见昏君荒淫酒色、紊乱朝政,又怪费仲、尤浑二人进谗言,恐怕是奸臣以酒色迷惑君心,欲专朝政,故当面拒绝并劝纣王不要贪图美色;纣王勃然大怒欲杀苏护,费仲、尤浑游说赦苏护归去将女进贡宫帏;苏护在午门墙上提诗明志:「君坏臣纲,有败五常,冀州苏护,永不朝商。」
  纣王命北伯侯崇侯虎及西伯侯姬昌讨伐冀州苏护,崇侯虎先发兵攻城,但苏护长子苏全忠勇猛异常,连场激战杀军斩将大破崇侯虎。
  祟侯虎败退时遇上亲弟祟黑虎增援,返回冀州,祟黑虎与苏全忠以武艺单挑不分胜负;但祟黑虎幼拜截教真人为师,使出异术擒下苏全忠;此时冀州危矣,该有像我般的神人来打救可怜的妲己。
  我对百美图道:「我选封神演义,要弄上苏妲己,选女娲的神能,时间是苏全忠被祟黑虎擒下后,地点是冀州城内。」
  转眼间我便来到一座古城之内,此时约是下午,只觉全身充满沛然莫名的神奇力量,力随意转,从心所欲,深呼吸一口气便如积聚了九天之气,神能如江河之水,滔滔不息地流转。
  而且全身轻飘如无重量,微一运劲,便即飞往天上,腾云驾雾也只是轻而易举之事,虽然气温急降及气压大减,但身负神能的我微一调适,包括耳呜的感觉便立即消散。
  看着云霞从身边察过,凉风阵阵袭来,比现实中跳伞少了点刺激,却多了点新鲜及平静的感觉;虽然在高空有点空气稀薄及寒冷,可是对半个大神的我来说,相信藏于没有空气的雪地之中也没有什幺问题。
  在此停在半空欣赏脚下大地之景色,别有一种难喻的感受;心中涌出女娲的记忆。
  中国历史传说始于三皇五帝,凤姓的女娲娘娘便是三皇当中的燧人氏,是第一任皇伏羲之妹兼妻(兄妹乱伦成婚,但当时全世界只有她们兄妹二人),人首蛇身(与美人鱼有关?),有七十化;在正月初七抟土造人,故被尊奉为人类之母,而正月初七则定为人日记念;女娲曾炼五色彩石补青天,折鳖足撑四极为天柱,杀黑龙以救助冀州,堆积芦灰用以止住大水,有大功德于人。
  上古社会中男女在郊外交欢,多以歌声交流情感,音乐自然成了爱情最佳媒介;女娲肩负了这种男女欢会组织的领导者,发明了吹奏乐器笙簧,在男女欢会时进行吹奏给情人增添欢悦,激起心中的感情波涛从而到男女交媾、繁衍后代之目的,亦被尊为神媒。
  我发现身上有金葫芦及笙簧,从女娲的知识中知道金葫芦内藏有一面〝招妖幡〞,可召集天下群妖以供驱使,而笙簧则能奏出使男女欲交媾之音韵;至于我拥有女娲这上古大神的一半神能,比之一般散仙或小仙强上不知多少?而什幺真人、法师、道长更是望尘莫及。
  当我用一般神仙也懂的〝千里透视眼〞低头下望,想要找出此行的目标-妲己所在,只见有探马报与苏护长公子出阵被擒;他们这时代的语音很怪异,不过我有女娲的记忆,理解及沟通当然全没问题。
  苏护道:「不必言矣!此子不听父言,自恃己能,今日被擒,理之当然。但吾为豪杰一场,今亲子被擒,强敌压境,冀州不久为他人所有,却为何来?只因生了妲己,昏君听信谗佞,使我满门受祸,黎庶遭殃;这都是我生此不肖之女,以遭此无穷之祸耳!倘久后此城一破,使我妻女擒往朝歌,露面抛头,尸骸残暴,惹天下诸侯笑我为无谋之辈。不若先杀妻女,然后自刎,庶几不失大丈夫之所为。」
  苏护年约四十许,一脸英悍杰傲不屈之色;可别问我为何知道他是苏护?因为神仙便是自然知道所见之人是谁,当拥有神能便自对此习以常;此时看到苏护十分烦恼,仗剑走进后厅。
  厅内只见妲己盈盈笑脸,微吐朱唇,口称:「爹爹!为何提剑进来?」
  从远处用千里透视眼所见的妲己,比电视剧中的范冰冰美艳多倍,充满古典的韵味,是任何现代人也扮不来;书中形容:乌云叠鬓,杏脸桃腮,浅淡春山,娇柔腰柳,真似海棠醉日,梨花带雨,不亚九天仙女下瑶池,月里嫦娥离玉阙,也不足以形容我眼见的妲己。
  苏护一见妲己乃亲生之女,又非仇敌,此剑焉能举起,苏护不觉含泪点头言道:「冤家!为你,兄被他人所擒,城被他人所困,父母被他人所杀,宗庙被他人所有;生你一人,断送我苏氏一门。」
  此时也该是我这主角出场之时,当苏护与妲己看到我突然出现在后厅中,全身发出神圣的亮光,还飘浮于半空之中,均大感惊讶不已。
  这时从近距离再看真妲己,她确是个美人胚子,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像懂得说话,说不出的明媚照人,又像会放出微弱电流;长长的眼睫毛与修长清淡的眉毛非常配合;桃红色的樱唇因惊讶而张开,露出雪白纤巧的牙齿闪亮生辉;俏丽的脸庞上五官也分别极为好看,合上一起更只能用神迹来形容;白里透红的肌肤吹弹可破,幼滑之极恐怕用放大镜也看不出毛孔,年芳十八,身上散发的青春气息像实体般源源袭来,叫人心摇魂蕩。
  当我看到妲己的绝世芳容,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,此刻的我非常明白见惯美色的纣王,初见妲己是如何震惊的心境。
  在场三人一时也在沉默中;打破沉默是厅外传来击云板的声音,苏护的部下叫道:「请老爷升殿,崇黑虎索战。」
  苏护立即传令:「各城门严加防守。」之后向我道:「不知何方高人,来此有何目的?」
  我道:「吾乃上古大神女娲一族后裔,上古时女娲娘娘曾杀黑龙救冀州,现冀州再蒙大难,吾特来相助,现兵凶战危,待吾一人退敌后再详谈。」之后我便如风一般消失在苏护及妲己面前。
  当我飞至城上,只见城墙上已支起弓弩,架起信炮灰瓶滚木之类;而城门外有三千飞虎兵;一将面如锅底,海下赤髯,两道白眉,眼如金铃,带九云烈焰飞兽冠,身穿锁子连环甲,大红袍,腰繫白玉带,骑火眼金睛兽,用两柄湛金斧,此将便是崇黑虎。
  祟黑虎看到从城上飞来,还停在半空仿如神仙的我,立知我非等闲之辈,问道:「请问尊驾何人?」
  我道:「汝等区区凡夫,还不配知本座名号,速放苏全忠并立即退兵。」
  祟黑虎忙把脊樑上红葫芦顶揭去,唸唸有词;只见红葫芦裹边一道黑气冲出,放开如网罗大小,黑湮中有噫哑之声,遮天映日飞来,乃是铁嘴神鹰。
  我笑道:「本座亲自出手必至天崩地裂,便只派手下妖魔上阵。」
  我揭起腰悬的金葫芦盖,用手一指,葫芦中一道白光升起,其大如椽,高四五丈有余;白光之上,悬出一面  只得半面〝招妖幡〞!什幺,竟连招妖幡也只得半面?实在太  ,唉。
  此际:招妖幡只得半面,能否顺利退敌军?
 
弄尽绝色百美图-妲己(二)
  不过这半面招妖幡仍发出五色彩光,瑞映五百条;不一时,悲风飒飒,惨雾迷迷,阴云四合,风过数阵,天下十万妖魔该已有半数来到,场面空前,半边天空也挤满妖魔,密密麻麻,地上差不多全是黑影,难有空隙露出阳光;还把祟黑虎与三千飞虎兵完全包围。
  众妖魔形态各异,有的像地狱恶鬼、幽灵,有的像猛兽动物,以至花草树木及石头等任何物件,更有没法形容的;当中最大的比恐龙更大,最细的有如昆虫一般,一时间看得我眼花撩乱,也无谓理会这些,便下令道:「除祟黑虎一人外,杀!」
  转瞬间,为数近五万的妖魔大军如缺堤般涌上!此时妖气沖天,完全谈不上开战,只是单方面的无情杀戮,血肉横飞,鬼哭神号也不足以形容当中的残暴与恐怖,被包围的祟黑虎等连逃走的机会也无;当中的情况连我也看不清,或该说是我不欲看真。
  不用十二秒八七,比刘翔的男子百一米跨栏世界记录更快零点零一秒,众妖已把三千只飞虎、火眼金睛兽及铁嘴神鹰尽数分尸吞噬;祟黑虎跌倒地上,深心的震惊,吓得全身不敢动弹,尿水由裤裆渗出;当中他亲眼所见、亲耳所闻、嗅到的血腥、现场所感,比之任何人间杀戮更恐怖万倍,连九重地狱也从未有过此境况,再强悍的猛将也心胆俱裂。
  我道:「放人,退兵!」
  祟黑虎还在震惊中没法说话,只是点头示意,他当然清楚其兄崇侯虎的数万兵力,碰上这五万兇恶妖魔,便只像待宰的羔羊,恐怕捱不了多少分钟。
  此际苏护已登上城门上,看到群妖会聚大破敌军,在惊恐中有一点高兴,亦有点担心。
  我随意点了几只在祟黑虎近处的妖魔道:「汝等几妖押他回去,并暗中保护苏全忠安全回冀州城,若崇侯虎不退兵或不从,杀!」几只妖魔便押走了祟黑虎。
  我再道:「千年狐狸精、九头雉鸡精、玉石琵琶精三妖上前听候法旨,其余众妖且退。」
  在惨雾渐散,阴云分飞,风过数阵,众妖魔也分别退去,只余下一只鸡头人身,有九个鸡头,女身丰胸蛮腰,阴户长有啡色密且长的阴毛,背长双翼,双腿纤幼修长之极的九头雉鸡精;及一只半人半琵琶,全身肌肤碧绿通透,曲线玲珑浮凸,由双乳到阴户有絃线连着,下体则非常光滑无毛的玉石琵琶精;唯却不见像狐妖的物体?
  我问道:「千年狐狸精何在?汝等便是妖魔界中最淫蕩的女妖精?」
  玉石琵琶精以极美妙,有如仙乐的声音回答:「回幡主,吾等三姐妹便是女妖中最为淫蕩,数天前奉女娲娘娘法旨托身宫院,惑乱君心,俟武王伐纣以助成功;姐姐尚在途中,没有奉召而来,不知幡主有何法旨?」
  什幺?我只召得天下群妖一半到来,当中便缺了最淫蕩的狐狸精,没有天下第一妖姬参与的性派对有什幺好玩?我道:「九头雉鸡精速寻千年狐狸精同来,必有汝等好处;而玉石琵琶精该擅长幻化人形,迷惑众生,本座现在要尝试汝之本领。」
  九头雉鸡精便化清风而去。
  玉石琵琶精身上发出一阵碧绿光芒,一眨眼便幻化为一美艳少女,鹅蛋形的俏脸上轮廓清楚分明,就如从一块美玉经精心雕琢而成,而且不单全无半点淫蕩之色,反略带一点羞人答答的含蓄表情;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明明满藏春意、蠢蠢欲动,偏却又给人一种如玉石般冰冷的感觉,欲拒还迎,引人无限的遐想;比之电视剧中的吴佳尼实吸引得多。
  面带菜色的玉石琵琶精,在有点苍白的肌肤上微带病容,给人一种柔弱的病态美,使人不禁想好好的呵护她;论色相她虽难与妲己的倾国艳色相比,但却另有一种惹人怜爱的味儿,别有一种色相以外的吸引力。
  幻化为美艳少女的玉石琵琶精只身穿一件半透明的翠绿薄纱衣,不用透视仙眼,单用肉眼看上半隐半现,玲珑浮凸的曲线尽显无遗,特别是其中的双峰更是爆衣欲裂,半边淑乳露出,整个优美秀丽的乳形已完全展示,深红色的乳蒂在薄纱衣中若隐若现;一双纤巧精緻的修长玉腿露在绿衣之外,说不出的充满挑逗,比之全身赤裸更为性感诱人;亦令人想起白居易的〝琵琶引〞当中一句:『犹抱琵琶半遮面』,最适合形容。
  我笑道:「玉石琵琶精确懂男子心理,此欲拒还羞、半遮半露的确诱人,现陪本座要以云作床,以天为被,在云端中翻云覆雨。」
  玉石琵琶精听后一呆,似不明又天真的样子,以非常悦耳的声音道:「翻云覆雨?幡主想作法施云布雨吗?」
  我才想起此时是商朝末代,一般诗词歌赋也要周朝之后甚至近代才有,于是便道:「本座是要在云中一试玉石琵琶精的交媾技巧,之后在汝的玉洞内翻云  翻皮后便会洒雨。」
  玉石琵琶精娇媚地道:「原来如此,但小女子从未尝过,若有服侍不周,还请幡主见谅。」
  我心想你这玉石琵琶精最少有数百年修行,性交经验没有一万也有几千次吧?只是可能真的未尝过在云上交合;另一方面这妖精不单声音动听有如最美妙的琵琶音乐,所说的内容又是挑逗之极,倍增情趣。
  我右手伸进玉石琵琶精胸口的衣内抓往她乳房,只觉触手处滑溜异常,就如玉石一般,相信世上没有正常人的肌肤会如此幼滑;用力一捏,只觉非常坚实富有弹性,就如琵琶的絃线一般的弹,感觉非常特别;同一时间我左手隔衣握着她的纤腰,之后滑到她坚实弹手的臀部,一托便带她飞往云上。
  在飞空途上我右一撕,玉石琵琶精身穿的翠绿薄纱衣便裂开,她该是三十三吋C、廿二吋半、三十三吋半的身段,便完全清清楚楚地展现在我眼前,包括深红的两点乳蒂位于一对碗形的淑乳上,全无半点脂肪的小纤腰,下体一片漆黑亮丽的阴毛  等等,她刚才的妖精本体下身不是光滑无毛的吗?当我用手抚扫她的阴毛,竟发出〝叮∼咚∼〞的琵琶之声,原来是她用絃线所化,抚扫之时会发出琵琶弹奏之声,不知待会干她之时  嘿嘿。
  我一边继续弹弄玉石琵琶精这能奏出乐声的阴毛,另一边再往下看,浑圆坚实又丰满的臀部,修长纤幼的双腿,连一棵一棵的脚趾,全身也像一具精緻的艺术品;相信她的原形,那具玉石琵琶必定是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精品,才能幻化出这具正常女子不可能出现的完美佳作;魔畀中最淫蕩的三女妖之一,确真是非同凡响。
  在我抚弄这玉石琵琶精期间,已飞至云雾之中,肉眼所见的景物也均是朦胧不清,被我一手拥抱一手楂捏弹弄的美妙胴体立时若隐若现,比刚才看得一清二楚之时,更加添了一种虚幻感及神秘美。
  我下体的那儿已有反应开始硬起,却被可恶的裤子阻碍伸展涨大,我默念脱衣咒,便立即与玉石琵琶精同样的赤条条;我淫笑道:「嘿嘿,现在玉石琵琶精有什幺看家本领,立即施展出来吧。」
  岂知玉石琵琶精只是含情脉脉地望我一眼,眼神直可勾魂夺魄,之后含羞答答地低头,像一首扣人心弦的乐曲,娇嗲地道:「小女子还是初次,什幺也不懂,还请幡主好好怜香惜玉,因小女子怕痛,这次可否  」
  这玉石琵琶精正施展女妖最擅长的技俩〝弄虚作假〞,故意扮作纯情玉女来诱人,还说反话刺激我粗暴干她;不过她这招欲拒还迎确是高明,虽然我明知她是货真价实的〝玉〞女却绝非纯情那种,也甘心被她所骗相信她的谎话,或者这便是情趣。
  本来我对女子一般不会太急色,最少先用爱抚调情把她们弄至出水才插;但对于像玉石琵琶精这般扮纯洁的玉女,我双手紧抓着她的双腿,把她扯开成一百六十度,已坚硬的肉棒在寻找要插入的目标!
  可是玉石琵琶精不时扭动玉体,扮作害羞怕痛而不停挣扎,我虽用双手抓紧玉石琵琶精的双腿,可是她一双玉腿实在太滑不溜手,在不停挣扎中我根本无法抓紧;我一次一次想插进去,但好几次也不能成功,若她肯主动配合或在地上我当然早已插入了。
  我清楚感受到在天上云中干与地上床中干的分别,除了环境气氛视野等完全不同外,最大分别是空中彼此也在不停飘浮移动,间中还会失去重心,正所谓风无向、云无定,要用肉棒寻找对方挣扎中的玉洞实在不易;而且在悬空中极难发力,该说是无从借力,其中一次明明準确碰到这玉洞入口,可是大力一顶却变为把她推开而分离,可恶!
  此际:云端高空插玉洞,飘来蕩去插不中。

弄尽绝色百美图-妲己(三)

  而玉石琵琶精这招使我患得患失斠斡旖旗,塺墁境墇更增添我要插她的冲动,比之一般顺从更为刺激有趣漷滞潃漱,幓幛帼幙可是我越急越不易成功;另外可能她是想看看我有何方法,或者想我出声求她合作。

  但若连她这玉石琵琶精也插不到觨觫觩誋,熅尔牄牓我这半个大神还有面子?便想起远久前女娲曾折鳖足作为天柱撑四极,便立即施法召来两条天柱般的鳖足鞂鞁韍韎,槌榱榑榎一条撑在她臀后,一条撑着我身后;今次我有了支撑借力点禛禐禒禈,碧碫磁禡而她扮作的挣扎扭动亦受限制,在高空云中插穴也只像在地上一般轻易。

  当我插入少许,只觉这玉洞非常狭窄,就像玉石中的一条隙缝,而且在如此乾涸的状态下,恐怕一般正常男子也没法进入;但身负女娲神能的我岂是一般男子可比?当年女娲以鳖足也可撑天,今天我便以肉棒开玉破石突入,即使真正玉石的隙缝也能穿破插进!

  当我用肉棒破门而入之际,玉石琵琶精立即七情上面,扮作泪如雨下地痛苦地呼叫:「呀∼很痛  痛  不行了  」

  现代最佳女主角的演技,若与妖精相比实在有天壤之别,玉石琵琶精不单声音眼神与肢体语言,连肌肤也会演戏,慢慢渗出紧张又痛楚的香汗,活像一个还未开苞的琵琶仔,在初夜被恩客粗暴地一插破处般;若我不知底蕴,恐怕会被这妖精骗到。

  而且这玉石琵琶精又深明人对于越难得到的越会珍惜,把玉洞变得如此狭窄难进,当一经破入,心理上确兴奋无比;这玉洞亦比任何女子的阴道更为滑溜,就如玉石一般,虽然在磨擦方面的快感略嫌不足,可是却让我在如此乾涸的狭道下,仍能顺利一插至尽!

  我借助鳖足的支撑,来一个连续大力猛轰,一下接一下的整根插至尽头!昔有女娲折鳖足撑四极,今有本人用鳖足撑身后,云端高空连环抽插玉洞。

  随着玉石琵琶精扮作叫痛的〝嘤∼嘤∼〞声,实是美妙的呼叫声;而交合处还发出如擂鼓一般〝呖!啪!〞的撞击之声外;每当插尽而碰上她以絃线化为的阴毛,发出悦耳的琵琶仙音助兴;三种不同的声音配合,加上在她这乾涸又窄狭但滑溜的玉洞内磨擦,当中的兴奋刺激与滋味实在没法形容。

  在我抽插了十多下时,玉石琵琶精的专业演技又变,口中哼出如琵琶乐韵的呻吟叫声,俏脸上痛苦之色全退,开始出现兴奋迷梦、陶醉之色,间中还像梦呓般呻吟道:「哦∼很强,很大很充实,噢∼插得很深,很 捧,呀∼,乐死奴家了,哎∼∼。」

  同一时间我感到玉洞内喷出汁液,而且在紧窄中抽搐起来;虽然我明知一切是假,试问一位处子初破身便被猛插及这幺快如何能兴奋高潮?但见她全身像不自觉地扭动,肌肤上红霞渐增,连渗出的香汗也像因快感喜乐而流,世上最高明的妓女也不可能扮出,即使明知是假但男人便是喜欢这样;加上她的声音实在太动听,使我内心也愿意相信轻易便把她干至高潮极乐。

  可惜此际便出现了太滑溜的问题,肉棒在大力的抽插中很易滑出玉洞,也应该转换个新花式;在空中干最大的好处便是动作及姿势角度完全自由,我收起支撑的鳖足,再把玉石琵琶精的两腿劈成一百八十度直开,双手用劲转动,使她以湿滑的玉洞为中心如陀螺般旋转起来!

  哗,当中的旋转磨棒滋味,差点叫我立即兴奋喷射,比之刚才大力抽插更使人兴奋难忘。

  转动约十多周后,由于她的玉洞湿得太滑溜了,于是我便滑了出了玉洞,不过亦因此而减退我即射的冲动,可是如此又湿又滑,感觉始终差了一点;我想起远久前女娲曾堆积芦灰用以止住大水,于是变来芦灰,往玉石琵琶精这湿滑的玉洞塞去,以阻止她淫水长流。

  我再插进滑溜而不湿的玉洞内,同时带着玉石琵琶精到处飞翔到处干,再来一个全方位无定向插洞,一时我在上她在下,这刻她左我右,之后换了她前我后  ,最后来一个巴黎铁塔反转再反转,反转又反转,好比伏羲的八卦变化多端。a 我估期间不到几分钟,便感到兴奋极乐,在玉洞内激喷而射!

  当兴奋过后,我连最后一滴精华也唧出,正想退出玉洞之际,玉洞突然收缩夹紧,使我没法拔出;而玉石琵琶精突然高潮叠起,兴奋莫名。

  面对此刻的玉石琵琶精,我感到她是真正的高潮,当我凝视她时,察觉到她的修为在瞬间便提升了五十年,立即明白像她这般的妖女,当然擅长采阳补阴,吸取男子精元以增进自己修为道行,而我潜藏了女娲神能的精华,自是她的最佳补品,故她在吸精进补后才出现异常的兴奋高潮。

  我立即察看出精后的我,并无什幺异样便安心,心想现时是女娲的万年纪念日之后,我亦该有五千年修为,出精一次损耗五十年也不算是什幺,而且女娲是负责男女交媾繁衍的大神,在性能力方面当然是源源不绝。

  尝过甜头的玉石琵琶精,立即色迷迷地主动展开攻势,拥有女娲神能的我连续射多几十次也没有问题,而且刚才太快出精,我当然仍未满足,可是这充满精华的玉洞实在太湿太滑,一于从后门干她。

  我从玉石琵琶精的玉洞拔出,并把她反转,便向着她的肛门插去!

  这玉肛比之玉洞更紧窄,不过同样的滑溜,在渴望再次吸精进补的玉石琵琶精非常配合下,很易便一插而尽;她立即发出兴奋的呻吟叫声,虽然一般女子根本没法从肛交中得到快感,可是这妖精根本不是人,用阴道性交与肛交亦是一样,但当她知道我出精后她可增进五十年修为,便真的极度兴奋。  

  玉石琵琶精双脚向后一拑,紧紧拑着我臀部,便立即剧烈地扭动玉臀,使夹着我肉棒的玉肛生出最强烈的磨擦刺激,她当然希望我尽快出精,自己便越快进补得益。

  此际我合上双目享受,全身飘浮云间不动,所有干事便由玉石琵琶精主动出力好了。

  玉石琵琶精双腿鬆开旋转一百八十度,改为面向着我,双腿再次夹紧然后下身再猛力扭动;双手在我胸前使出各种弹奏琵琶的手法:右手有弹、挑、夹弹、滚、双弹、双挑、分、勾、抹,摭、扣、拂、扫,轮、半轮等指法,左手有揉、吟、带起、捺打、虚按、绞弦、泛音、推、挽、绰、注等技巧,不停在我身上挑逗。

  而玉石琵琶精的身上同时发出极度的美妙琵琶仙音,在这玉肛之内,更配合地使出琵琶共呜震荡,单是肉棒插入不动,已感足以动人心魄的剧烈震荡,同时加上她如演奏的摆动摇晃,就像世上最悦耳动人的一曲琵琶。

  过不多久我便沉醉在琵琶仙乐之中,又只是几分钟的时间,便于玉肛内又一次爆发射出!

  有诗为证:
  犹抱琵琶半露体,腾云驾雾随风飘;
  一手撕裂绿衣裳,玉女含羞不轻从;
  风疾云流难寸进,鳖足为柱撑两端;
  玄关重重终突破,傲然路过玉门关。

  香汗渗出如雨雾,娇声一呼春风扬;
  玉洞狭隘紧迫夹,拚死沖顶几欲狂;
  狂抽猛插不懈怠,一曲琵琶动心弦;
  擂鼓撞钟来和音,声达三十三天上。

  玉洞之水浩蕩蕩,轻抬玉腿滑溜溜;
  急转迴旋磨棒爽,滋味叫人最难忘;
  芦灰止水防滑溜,冀州城上激动荡;
  万里长空任翱翔,功成圆满爆琼浆!

  意犹未尽喜成双,添开玉门倍增趣;
  水乳交融碧空广,云雨再度几欲狂;
  弹挑抹拂揉绞弦,琵琶仙音响云霄;
  鸾凤合鸣心欢畅,忘了那个是爹娘。

  事后玉石琵琶精立即想梅开三度吸精,虽然拥有女娲神能的我当然有能力再干,可是目前你这妖精想吸精我却偏不给,而且一妖女又岂及三妖女同干好玩?何况我此行的目标妲己还未弄上。

  我便无情地一手推开热情的玉石琵琶精道:「现在本座还另有要事办理,汝速寻千年狐狸精及九头雉鸡精同来,待本座传召才可现身,之后便如汝等所愿。」

  看着玉石琵琶精一副依依不捨的表情,我立即狠狠〝伸Q〞她屁股一脚,她才肯离开;我念起穿衣咒,同时又望向地上,只见几妖已护送苏全忠回冀州城,而崇侯虎及祟黑虎已準备退兵。

  当我回到冀城之内,苏护父子均在城楼上,苏护见我立时一揖,道:「苏护在此谢过恩公,全忠,还不向思公叩头谢恩?」

  在场的苏全忠二十出头,长得一脸英气,身材健壮,年少气盛;但经过被祟黑虎以铁嘴神鹰擒拿,眉宇之间颇有错败感,才知在有术法之人面前,武艺更高强也是无用武之地。

  此际:冀城危机暂已解,如何才可上妲己?


弄尽绝色百美图-妲己(四)


  苏全忠听到父亲吩咐,便立即下跪叩头,并道:「请高人收全忠为徒,传授术法。」

  收徒?我来此只为弄上他妹妹,收什幺徒?可是他是妲己之兄,若出口拒绝好像不好,看到刚才隐身护送苏全忠的几只妖魔,奉招妖幡而来未得我法旨尚未敢退,我便道:「吾乃女娲一族后裔,术法乃先天遗传,没法传人,但如祟黑虎般能召唤一、两头妖物该不难。」

  我点了两只看似较易服从的妖魔,道:「汝等二妖现身,今后听从苏全忠指挥,来日必可修成正果;其余退下。」

  此时一只猪妖及一只兔妖现身领法旨,苏全忠虽非完全满意,也欢喜地站起答谢:「谢恩公。」

  我向苏全忠道:「苏兄弟每逢初一、十五,均以自身鲜血半杯饲妖,此两妖便会听从汝之指挥。」

  之后我对苏护道:「今日崇侯虎退兵,但纣王势不能罢,吾有要事在身,不能久留冀州,不知苏侯可有良策?」

  苏护拱手道:「万望恩公指点。」

  我道:「吾能以小姐模样抟土造人,并命她劝纣王勤政远小人,苏侯献此人予纣王,可安纣王,亦可劝君,小姐无须进宫,岂非三全其美?」

  苏护大喜道:「有劳恩公。」

  我们回到苏府门外,只见年近四十,保养不差仍风韵犹存,一副慈母样子的苏夫人,得知长子平安回来便急不及待出迎,客套几句,我们便一起回府。

  来到苏府之内,只见妲己也在等候,此刻再见妲己,只觉美艳不可方物,奇怪为何苏护及其夫人竟能生出如此颠倒众生的尤物?

  我立时分析当前冀州的危急形势,与及以抟土造人的解决方案,在场众人也一同讚好。

  我们来到苏府的后花园,我拿了一些泥土在手中搓揉,而妲己则乖乖坐在我面前,任我饱览美色;苏护则要处理冀州城善后的事务,苏全忠则心急训练二妖作战,只余苏夫人留下陪伴女儿。

  此时我细心观看妲己俏脸,可能因刚刚出火了两次,而且现在要专心抟土造人,故能暂时压下色心,以专业审美的角度去欣赏;只见一副娃娃脸的她,美得有点不似人,像一个完美的洋娃娃,但更充满活生生之气,身上发出淡淡清幽的处女体香,使我有点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;而且人比花娇,全后花园的花也立时失色不少。

  妲己现在不施姿粉,但脸上毛孔极幼连用放大镜也看不到,全无?或痣之类,恐怕连世上最挑剔的人也找不出半点瑕疵,若真要从妲己脸上找出不足之处,便是欠缺了风情万种,一种能颠倒众生的韵味,可能要被千年狐狸精附身的妲己,才是最完美的一代诱人倾国妖姬;不过现在的她,给人一种天真、温柔、正直、善良的感觉,叫人说不出的舒服。

  当我在泥土上塑出妲己的俏脸,便用能透视的仙眼,隔衣看穿妲己身上的衣物,只见她这副如白玉凝脂的青春娇嫩胴体,肌肤晶莹剔透幼细滑溜,三围我估是三十四吋C、廿二吋半、三十四吋,身段非常均匀,纤腰特别幼细;只是柔软的乳房等部位被衣衫包裹而有点变形,用透视仙眼看上感觉有些怪,不够脱光的自然,而且用透视仙眼看始终也不是很清楚,亦有点费神。

  不久我已塑出一个外形有四、五成像妲己的泥偶,其实要抟土造人而外形似,主要还是靠我的意念;我把泥偶放在地上,看着妲己的芳容,运使女娲的神能唸咒,泥偶便冒出一阵白烟,隐若看到白烟里泥偶不断变大。

  约十六、七秒后,白烟中可见泥偶已变为人般大小,之后随着白烟渐渐消散,续渐看到泥偶已长成与真正妲己差不多一样,只是眼神呆滞如死人,皆因目前泥偶只有人形而缺灵魂。

  在场的妲己与苏夫人惊讶不已,而妲己看到泥偶变为自己的模样,只是身上一丝不挂,赤裸裸的身躯与自己非常酷似,一呆下一惊,下意识地用双手掩着自己明明穿上衣服的胸部与下体;苏夫人亦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。

  我细心地观看泥偶与妲己,当妲己看到我望着自己,感觉就似自己赤裸裸地出现在我面前,感觉极不自然,俏脸上满是惊慌、害羞、不知所措的样子,正想退走之时,我急道:「且慢!目前泥偶还未完成,难道小姐想把自己献给纣王?」

  妲己听罢只好留下,苏夫人在旁安慰,始终现在裸露的也只是个极像妲己的泥偶,并非妲己本身,而且她们也该看出眼前的泥偶是没有生命气息,不会动亦不会呼吸。

  只见泥偶还有不少瑕疵,例如妲己一对圆浑的乳房两边极为对称,双乳的形状、大小也是一样,但泥偶却是左边的乳房比右边的大一点,而且左边的乳头有点下垂,右边的乳头则过份上翘,我双手放在泥偶的乳房上搓揉,使之左右双乳均匀,粉嫩的乳尖微翘,就如妲己一模一样;而触手的感觉柔软中富弹性,质感与真人相约,只是比较粗糙,没有体温,亦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之后我继续修正泥偶身上各处的瑕疵,整个过程用了约十多分钟便完成,而妲己被迫站在此,看着一个与自己身躯一样的胴体,被我不停搓、揉、捏、推、拉、按、压、拧等,便合上一双凤目不看;但间中又耐不住好奇,偷偷的看上几眼,亦同时明白我是一个正人君子并非好色之徒,目的只是为她制做一个替身之好人。

  我道:「凡人为父精母血所生,要为泥偶灌入生命成人,还需小姐的一滴鲜血才可。」

  妲己只好照办;之后我施法唸咒,便为泥偶灌入生命,期间我又命泥偶要经常劝纣王勤政远小人等事。

  此时泥偶成人,懂得自己会动,俏脸上有各种动作表情,雪白幼嫩的肌肤多了一种生气,有呼吸又心跳,一双娇嫩且形状优美的淑乳在呼吸中不停起伏振蕩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甚是诱人,若非不久前我才在玉石琵琶精的双穴内出火了两次,恐怕此刻我会不自控地干了这具初生又成熟的动人胴体。

  成人的泥偶妲己反应较慢,眼神亦不及真妲己的灵动诱人,而且好像总是欠缺什幺似的;常人该有三魂七魄,可是我抟出的这具泥偶该只得二魂三魄,相信是我只得女娲神能一半之故;不过作为送给纣王之用也没有所谓吧。

  我道:「请小姐带她回房更衣妆扮吧。」

  早已脸红耳赤的妲己,一副羞人答答的样子,拉走了除没有穿衣便与自己同一模样的泥偶返回房中,二女活像一对孖生姊妹似的。

  苏夫人有点紧张地道:「吾女儿的清白之躯,也给恩公看见?」

  此时代的家教深严,极重名节,像黄飞虎的元配夫人贾氏只是见过纣王,纣王叫她喝一杯酒,便因『君不见臣妻,礼也。』便面红赤紫,怒发冲霄,痛骂纣王之后跳下摘星楼自杀保节。

  我趁机道:「苏小姐花容月貌,国色天香,吾非常喜爱,今日之事,请夫人把小姐许吾为妻。」

  苏夫人心如鹿撞,之后道:「此事需由老爷作主。」

  我道:「自当如此。」

  苏护正在大厅中处理事务,苏夫人找他单独商议一会后,苏护道:「今日之事也不能怪恩公,而且  」

  我还未想妥如何弄上妲己,难得有此机会,便立即道:「苏侯带假小姐进宫,但真小姐若留在府中,恐怕早晚会被揭穿;为今之计,请苏侯把小姐许吾为妻,吾必好好保护并善待小姐,还望苏侯应允。」

  在苏护考虑期间,苏全忠刚训练完二妖回来,了解事情后亦帮忙游说。

  苏护道:「事已至此,便依恩  贤婿之言吧。」事实上,我感到他同时亦怕我仙法高超,担心拒绝我的后果,因为我比数十万大军还要可怕,而我这女婿他亦找不到任何反对的理由。

  此时妲己带同已穿衣的泥偶出来,在穿衣后更像一对孖女般,除了眼神之外,单看外表二女已完全一样。

  在此盲婚哑嫁的时代,像妲己这般的千金小姐,婚姻大事全由父母作主,有些妻子更要洞房当晚才初次看到自己夫君是如何模样;妲己内心虽还未喜欢我,只是温顺的她当然不会抗拒父命,而对拥有神能的我亦生出一些好奇、响往、崇拜之意。

  我们商议一会,包括随便作些事后我也忘了的个人资料,便决定举行简单而秘密的婚礼,原因当然是不能让纣王知道,我又答应会经常送妲己回府见父母(才怪)。

  在只有五人参与的极简单及秘密婚礼,包括向苏护夫妇下跪敬茶,便当是礼成完毕,我与妲己已是父母认可的秘密夫妻;但我需要一个自己甘心从我的妲己,而非一个只是不违父命的妲己,否则此行的任务可能当失败,该如何是好?